Category Archives: /dev/std-life

『側に / Sobani』 —— 在你身旁

Sobani —— Fully self-hostable and customizable media entertaining stream service based on Node.js for couples, friends, collaboration teams, and even quarantined office workers.

在几周前的一个晚上,跟猫猫闲聊时,猫猫有提到说「要是可以一起听音乐 / 看电影就好了」。虽然 Team Viewer 的音频共享可以将被连接的电脑的音频发送过来,同时也会将屏幕共享过来,在网络不太好的情况下音频会断断续续,同时视频的质量也不太高,体验会比较差QwQ 另外 Team Viewer 在开始语音的时候,就不能 forward 电脑输出的音频给对方了,因此还需要别的软件来做语音通话Σ(・□・;)

在一边想象着跟猫猫听音乐 / 看电影的时候,一边就在跟猫猫开始计划着写这个项目。每次开始写项目时,猫猫和 Cocoa 一致认为日常最难问题就是叫什么名字喵,一开始猫猫提到可以用「接続 / Setsuzoku」抽取一个部分和 link 接起来,也就是「setsulink」这样的;又或者是「cosetsu」,即 coop 和 setsuzoku。在我们纠结一段时间名字之后,

猫猫提议:把自己的心愿写进去

Cocoa:Sobani そばに?

猫猫:诶 是什么呀

Cocoa:就是在身边的意思,要说心愿的话,大概就是这个 w 想要在身边,但是又只能暂时用软件来实现啦

在决定好用这样的心愿起名字之后,就开始了这个满怀爱(狗)意(粮)的项目啦/ 头一次用 VS Code 的 Live Share 一起写代码!

那么想到的连接办法当然就是 NAT 穿透 了!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决定使用的语言是 Go,然后本来是想用 libp2p 来完成的,但是后来验证发现,libp2p 默认使用的是 TCP 连接,虽然 TCP 的 NAT 穿透是有方法的,但是似乎实现起来会太复杂了,以及对于 Go 上跨平台的、好看的 UI 还没有什么头绪(>﹏<)

项目的地址在 nekomeowww/sobani,最新的 build 都放在 release 里面啦~同时支持 macOS / Linux / Windows 的说(*^3^)

公开的 tracker 服务器的地址是 34.80.41.119:3000,这个 Sobani 的 tracker 服务器也是可以自己搭建的/

Sobani tracker 的项目地址是 nekomeowww/sobani-tracker,里面的 deploy.sh 脚本在 Debian / Ubuntu 上验证过~

Continue reading 『側に / Sobani』 —— 在你身旁

「不可愛」清單

昨天和今天看到推特上有在玩把人加入到「可愛」清單的遊戲,我自己的話,既沒有被任何人加到這樣的清單裡,也並不在意這些的說,但是剛有看到 @FiveYellowMicepost 說 ——

于是黄鼠有想做类似的事情,可是在考虑了一下之后,觉得还是放弃会比较好了。

因为有着被加入清单的人,就意味有没有被加入清单的人。被加入的人会很开心,可是对于没有加入的人而言,这样就是明显的排除和拒绝了。不在意黄鼠的人当然不会去在意自己有没有被加入,可是如果是在意黄鼠的人,没有被加入清单一定会是一个打击吧。也许这个打击不会很大,因为黄鼠大概也不会有那么重要,也许会很在意黄鼠的看法的人根本不存在。但是那是黄鼠没有获知的事情,万一在意黄鼠的看法的人是存在的,或者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了,那样的话,黄鼠不想要让他们觉得自己被排除和拒绝了呢。

那麼既然建立類似於「白名單」的可能會對在意自己的看法的人造成傷害的話,不如建立一個「黑名單」好啦!

於是咕嚕咕嚕地跑去創建了一個空白的「不可愛」清單,然後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就想到了內田彩的「Merry Go」裡的一段歌詞

何だって 裏表だね
為什麼會有表裡存在
裏だって 表なら
如果說裡是表
表だったさ 裏なんです!
那表也是裡了呀(・8・)
幸せの反対も
就算在幸福的背面
回せば幸せに姿を変える
只要轉身就能遇見幸福
悲しみの背中には
悲傷的背後
喜びの翼が生えてるの
也有喜悅的翅膀在生長

一片祥和、歌舞升平有什么卵用?

2020 年 1 月 24 日到 25 日,是中国农历传统的除夕夜与大年初一,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歌舞升平,一片祥和,而在这个国家几乎中心的位置 —— 湖北,其最后一个市襄阳也同时宣布于 2020 年 1 月 25 日 00:00 起“封城”,至此湖北省完成了“封省”。这也意味着武汉市、湖北省和中共中央政府的失职、渎职而加深的肺炎疫情比上次 2003 年的 SARS 疫情还要严重得多。

歌舞升平、一片祥和既不能当疫苗使也不能当饭吃,这次已经这样了,普通人在捐款捐物的同时,为什么不能好好问责政府,难道问责政府的人是希望还有下一次?需谨记,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Continue reading 一片祥和、歌舞升平有什么卵用?

当真相被隐瞒的时候

原来以为,自 SARS 过去了 10 多年之后的今天,“小汤山”只会存在于历史中,没想到 ——

越是隐瞒,越是想要“维稳”,延后到不得不承认的时候,造成的社会影响、恐慌越大。

对比一下这两种情况,「某省市 3、5 人确诊感染未知肺炎」和「634 例确诊,422 例疑似,仅 2 省市无疑似病例」。

前者早知晓、早控制,周边无论是医护还是民众也有时间做好预防与准备。同时民众在有及时的公开、透明信息的情况下,自身也会“趋利避害”地远离易感染的场所,疫情则不至于悄无声息的扩散。

而后者,疫情已经扩散开来,在政府隐瞒真实疫情的时候,多米诺骨牌一个一个倒下,现在已然来到了需要对源头甚至其周边城市“封城”的时间。

选择了后者,花出去的人力物力也必然大于前者,对经济的影响无疑也是巨大的。最重要的是,在“一片祥和”中感染了病毒的人数则可能大大增加,带来的后果现在大家有目共睹。

有人说,“都现在这个时候了,问责不是首要的”。

在某种程度上是 —— 对于疫区以及现在因为政府没有及时、有效、透明公开信息而感染的患者来说,他们现在连自己是否能撑过去,撑过去了是否会留下后遗症都不知道;对于在疫区第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来说,他们都是冒着可能被感染的风险 —— 而这些可能的后遗症与风险对于他们当中多数人来说本是可以避免的

但是对于我们,既不是医护人员,也不是感染了武汉肺炎 2019-nCoV 病毒的人来说,我们除了为疫区的朋友提供物资、信息之外,另一件还可以做的就是对政府问责!毕竟提供物资、信息等可以帮助减缓到这一次的疫情,可是却防不了下一次

Continue reading 当真相被隐瞒的时候

我們的敵人是遠比病毒可怕的愚昧和壞

我最早聽聞有武漢肺炎病毒「2019-nCoV」的時候,大約是在 2019 年 12 月初,當時在推特上已見到有不少人討論。然而那個時候國內還是摀得嚴嚴實實,到後來還有“闢謠”,甚至還逮捕了 8 個“散佈謠言者”。

同時,當有人在某網站上提問“武漢肺炎”時,該網站直接刪除掉用戶提問,而理由則是狗屁不通的“違反社區管理規定”

今天再回過頭來看這些,真的不禁讓人想問責武漢市的 CDC 和警方,為什麼沒有在第一時間通報疫情,為什麼民間自發傳遞信息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謠言”、“抓人”、“刪帖”?

不僅官方渠道失職,民間渠道被噤聲,甚至武漢市還舉辦“萬家宴席”!

四萬餘家庭的話,即便按每家去 2 人來計算,也有將近 8、9 萬人。這要是在“瘟疫公司”遊戲裡發生的話,玩家大概玩的是「白痴」難度,這種規模的活動傳播起病毒來真的不能再棒了!

官方自以為聰明的瞞報、謊報,權力不受約束的警方,沒有衛生健康常識的民眾,他們為這次病毒的傳播提供了絕佳的溫床。哪怕十多年前發生過「SARS」,這個國家從官方到民間不但未見得有總結多少經驗,反而相比以前更差了 —— 當有人在微博上紀錄下自己家人的不幸感染了這次的冠狀病毒時,被網絡暴力指責“製造恐慌”,被迫道歉。

在寫這篇 post 的時候,丁香園上的數據為「确诊 443 例 疑似 151 例 治愈 25 例 死亡 9 例(其中有 99 例确诊暂未明确地区 )」

世界數據如下

本以為現在 PRC 中國迫於國際壓力公布之後,疫情情況的公布會有所改善,然而

「我建議你自己查」

愚昧和壞遠比病毒可怕。

还是中国人最擅长骗中国人的钱。

到了迪拜之后的第二天,早上一上车,导游就说在阿联酋这边,有他们国旗的地方都不能拍照,因为一部分是政府机关,一部分是国营企业所以才挂国旗。一开始我也没有细听细想,现在回想起来,这便是骗局的伏笔了。

Continue reading

记得很久之前就看到有人说很多中餐(尤其是重庆、湖南、四川这一带)都是靠海椒的辣味掩盖食物本身的味道,于是今天再次体验了一下这一点。

在坐 Air China 去迪拜的时候,晚餐选了鱼肉饭,果然跟上次坐 Qatar 航空去多哈的时候提供的餐食完全没法比——

Air China 上的晚餐就是很普通的锡箔纸包装的,揭开之后也不过零星的有 3、4 块小小的鱼肉。

入口之后,辣,dominate 了味蕾的感受,只留下了我的视觉和舌头的触觉告诉我这大概是鱼肉。咽下之后能够回想起来的也就是海椒的辣带来的刺激。

辣,只不过是众多味道中的一种,但是却被很多中国人吹上天,从“无辣不欢”到“吃嘛,不辣”。以及出了国就是带/买上“老干妈”,然后还顺带嘲讽别的地方的食物——“不就是那样吗”。可是他们却不曾想过,他们自己喜欢的食物按照他们自己的标准来评价的话,也不过是“不就是辣吗”。

现在吃到中餐里辣的食物的时候,我觉得“辣”已经取代了很多食材本身的味道,食材几乎只剩下了口感。就像我今天在 Air China 上吃的那一盒鱼肉饭一样,就像我平时在大陆吃到的那些以辣为主的菜一样。

而将“辣”使用到极致的便是火锅。说实话,偶尔吃一次牛油火锅也还是会觉得很好吃,但是在追求舌尖上的刺激的同时,火锅对味蕾的伤害也不可忽视。很多人说吃得辣是训练出来的,在某种程度上并没错,毕竟味蕾都被辣椒素干掉了,自然也就觉得别的菜都吃不惯或者吃不来了。

It's time to 2020

上一次寫這個還是在 2017 年?!It's time to 2017

不過正如 17 年那篇的我說的 —— 与其总是怀念过去,不过着眼于未来。

我其實還蠻想專門寫一篇 post 來說明這個觀點的。總是有不少人在懷舊,可是懷舊的人有沒有想過,他們用來懷舊的今天,很快就會成為他們明天懷舊的內容。

想想看未來的事情,2020 年想做些什麼呢?想要自己的生活變成什麼樣子呢?沒有什麼不敢想的,要不然來年這個時候就又該感懷了。

17 年說了要學習 Golang,結果因為各種機緣巧合,這幾年來都沒時間自己學新的東西,是時候為自己著想了;今年 9 月底開坑的 「從零開始的 Rust 學習筆記」基本上就是為了自己而寫,17 年後半到 19 年後半寫的絕大部分技術類的,都是為了別人。

現在回想起來,同樣是凌晨 3 點半,在 LA 的我只感覺傷心難過;而三個月後,坐凌晨末班火車從劍橋趕往倫敦的時候心裡卻滿是高興。

凌晨幾乎空無一人的 ThamesLink

無論如何,我做不到自欺欺人,何苦讓自己強顏歡笑。

最後借用內田彩「キックとパンチどっちがいい?」的幾句歌詞

最高の幸せを
最棒的幸福
私は手に入れてみせるの!
我会得到给你看 !

Now, it's time to 2020!

Will there be ghost in machine?

上週寫完 I, self, mind, immortality and death 之後,在 Comment 裡收到了推薦「Ghost in the Shell」(攻殻機動隊)的留言,所以就跑去看了~不得不說在發現原著是 1989 年開始連載的時候,真的震撼了,原來在那麼早之前就已經有對這些問題的各種討論了∑(゚Д゚)

「Ghost in the Shell」在整體貫穿主線的同時,每集故事探討的話題相對獨立,所以其實有很多可以聊的點。比如宗教對於人體「cyborg / 機械義體 / 電子腦」化的態度;cyborg 社會中的各種問題 —— 階層、貧富、難民、電子毒品等;電子腦化之後自己的記憶、視覺都可能被輕易地被 Hack,那麼什麼才是真實與自我?

回到作品名本身 ——「Ghost in the Shell」—— 軀殼中的靈魂

「Ghost」一詞也是《攻殼機動隊》中的術語,指義體無法複製代表人類個性的意識。人造的義體、假肢、電子腦不過只是「shell」——一個空殼,無法複製的Ghost才是真正定義每個人存在的「靈魂」,沒有Ghost的機器人或者仿生人僅僅是由人工智慧驅動的哲學殭屍,並不是真正的人類。《攻殼機動隊》世界中的義體化、電子化人類就相當於「Ghosts in shells」——棲息在人造軀殼裡的人類意識。—— https://zh.wikipedia.org/zh-tw/攻殼機動隊

在看完第一季「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和第二季「Ghost in the Shell: S.A.C 2nd GIG」之後,印象最深的還是 9 臺萌物們 —— 思考戰車「タチコマ」(塔奇克馬)。在第一季中萌物們有過如下對話

「廢棄處分等於死亡嗎?」—— タチコマ D

「在我們可能體驗到的領域中,並沒有死亡這一項,所以也不能這麼說…」—— タチコマ A

「這就是我們這種沒有靈魂的AI的極限吧,怎麼說都是半不死身。不算活著,所以也不會死」—— タチコマ C

「沒錯,果然是因為我們沒有靈魂才會引發這種種的問題」—— タチコマ A

「廢棄處分應該不等於死亡吧」—— タチコマ B

「咦?是這樣嗎?」—— タチコマ E

「物理性身體以及靈魂,必須不多不少完全一致的時代,早就結束了。極端的說,沒有身體的資料集合體也並非完全不可能孕育出靈魂」—— タチコマ B

……

「我問你,你覺得「活著」是怎麼一回事呢?」—— タチコマ E

「嗯…這個嘛,「生命」這個字的定義本身就是流動的」—— タチコマ B

「怎麼說?」—— タチコマ E

「因為跟機器人有了接觸,人類對生命的印象在不知不覺中產生改變。不過發生變化的不是機器人,反而應該說是人類那邊吧」—— タチコマ B

——「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Episode 15, 08:30 - 09:54

先說說其中那句「物理性身體以及靈魂,必須不多不少完全一致的時代,早就結束了。極端的說,沒有身體的資料集合體也並非完全不可能孕育出靈魂」。這兩天正好看到了一張圖 ——

The nervous system. That is us...the rest of the body is an organic spacesuit worn by this creature to live on this particular rock revolving around a star.

(人類的)神經系統。那就是我們……身體的其餘部分只是這種生物為了居住在那個環繞著一顆恆星轉的巨大岩石上而穿著的有機太空服而已。

Continue reading Will there be ghost in machine?

I, self, mind, immortality and death

Dasein is a being that does not simply occur among other beings. Rather it is ontically distinguished by the fact that in its being this being is concerned about its very being. Thus it is constitutive of the being of Dasein to have, in its very being, a relation of being to this being.

前两周到现在,一直在跟玲讨论一个巨大的话题 —— Immortality and death

在翻了不少文献之后发现,要实现 immortality 的话,目前为止最 promising 的方式则是 mind-uploading ,或者也可以叫 mind-cloning.

mind-uploading,简单来说就是把你的意识「mind」 扫描到计算机里,然后利用计算机来模拟原来的大脑的功能。(暂且让我们假设以后某天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 mind-uploading 技术方面的事情不是本文所关心的内容,但是可以参考 Sandberg and Bostrom 在 2008 年发表的一篇论文)

可是,这样真的算达到了 immortality 吗?

Love, Death and Robots

在 Netflix 原创剧集「Love, Death and Robots」Season 1 Episode 15 中,Rookie 认为他的队友都死了,然而最后大家的意识都被 Bob 投影了出来,这个时候 Hawk 才告诉 Rookie,

「Bob always makes a full backup of our brains before each mission.」

也就是说,在那个世界中,一个存在(being,因为不能说是人,也不能简单的说是机器人)的意识是可以被数字化的,被数字化也就意味着有了上传、下载、备份的可能性。同时在这集「Love, Death and Robots」中,编剧也靠 Sui, Hawk, Kali 和 Bob 暗示我们,他认为只要有你的意识的备份存在,你就是一直存在的,即 immortality。

当然,mind 的备份也并非是公开的或者随意的,否则不难想象会有人利用这一点随意作恶等违法的事;同时也包含了 identity 的问题 —— 如果同时出现了两个甚至多个你的话,到底谁才是「你」?

「Love, Death and Robots」的编剧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两点,因为 Rookie 一开始是不知道有这项技术的,他是参加了这次作战,且队友不幸“牺牲”才知道的。Bob 在最后告诉迷惑的 Rookie,「You should have read your contract, kid」。也就是说编剧认为,在未来即使对 mind 的复制、备份等是可行的,也不是任何人想做就能做的,很可能是限制在军事行动中,或者只有少数人才有能力做到(包括钞能力hhhhhh)。

其实在剧中编剧也有不少暗示,比如 Sui 在最后面对 Boss 时,头被扯掉了。而通常都认为「大脑」在头上,头与身体分开了,也就无法再控制身体,或者是「死了」。然而后一幕中,眼看 Rookie 无路可逃时,Sui 却站起来了,随之镜头一转,原来 Sui 的「Brain」并不在头上,而是在身体上。其实这里的话,就已经隐约可以感觉到剧中的世界有 mind-uploading 类似的技术了。

Continue reading I, self, mind, immortality and de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