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谈道

我们可以有无任何监管或审核的自由 App Store / Market 吗?

其实很早以前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我们能否构建一个没有任何监管/审核的自由 Store / Market?(「政治审核」类无论何时我都认为有多远就该滚多远)

其实听起来真的很棒,开发者做出来了好的应用,马上就可以 deliver 到用户那里去,没有任何的限制,也不需要等待。但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则是,现实里并没有那么美好 —— 哪怕现在就把中国从地图上抹掉,做二次打包植入恶意代码盈利的也大有人在。

写的软件质量糟糕其实都是小问题,大问题是用户数据的安全。毕竟恶意代码的目的包括但不限于 blackmail、未经授权的转账、窃取用户隐私数据,无论是 iOS 还是 Android,都不可能是没有任何漏洞的。难道我们要把一切都简化为一句

“安装此软件造成的一切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

我相信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绝大多数做技术的人,只要想的话,写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审核的自由 Store / Market 绝不是难事。无监管或审核的自由 Store / Market,对于开发者来说必然是非常快捷、便利的,但因此带来的对安全的考量就转移到了最终用户身上 ——

我们假设,开发者 A 做了一个很有特色的 X 软件,或者本身就是做了一个 X 软件的美化版 / 增强版之类的,并发布在了某自由 Store / Market 上;随后开发者 B 下载、植入恶意代码、二次打包后也发布了上来(可能还改个名之类的)。这个时候普通人应该如何分辨?

  1. 靠评论或者下载量?可是评论、下载量必然也是有黑产可以代刷❌
  2. 靠开发者可信度认证?但那不就是有一定程度的监管了吗❌
  3. 靠开发者 GPG 公钥签名?拜托,普通人连使用协议都很少有去看的,更别说对于他们而言过于专业的 GPG 签名验证❌
  4. 靠实名制?有了这个根本就不可能叫自由 Store / Market 了吧❌
  5. 靠口碑 / 懂这些的朋友?听起来真的很原始,但也许还算可行?
  6. 靠自己?以后普通人都自己去应用的官网下载,可那样的话,自由 Store / Market 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如果说自由 Store / Market 只是给一小部分人的话,那么现在 iOS 上可以在 Jailbreak 后自行安装,部分 Android 手机 root 后随意安装,部分 Android 本来也就没限制。

对于我们做技术相关的人来说,自己区分是否包含恶意代码还是可行的。然而,程序员以及技术爱好者不过是所有用户中的一部分,剩下很多人完全不懂的,哪天中招下载了包含恶意代码的软件,由此带来的物质 and / or 精神上的损失又该怎么办呢?

Hot pot & prodigals

一眨眼国庆就完了,可以说是以和梅浪的火锅开始、和梅浪的火锅结束的一个国庆节(首尾呼应阿拉wwwww)。

Prodigals

  • Facing the possibilities

和梅浪聊过之后,更坚定了这样的一些想法:仅仅是学Computer Science就太无聊了,真的应该多学习一些其它的科目,我现在自己想学的,绝不是以否赚钱、好找工作作为方向,而是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途径去了解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行的。何况

生活正是因为未知才有趣。

我说这话绝不是想表达我对Computer Science已经了如指掌了,而是真心觉得自己不能被限制在Computer Science里面,应该去面对更多的可能性。

可能你会说能真正学好一样就很不错了。的确,在Computer Science类里,小到data structure,algorithm,大到IoT,AI都可以单独拿出来写好多书,它们在实际生活中用处也十分广泛。但是学习另一科目会让你用一种新的方式来审视以前学习的知识,跳出在以前科目中形成的思维定势。

 

  • Prodigals

梅子国庆节中间去了一趟北京,在那边吃了一顿火锅,他的感受大致如下,

北京的火锅很努力地想让自己辣起来,然而并没有做到。

后来我想到,我们的很多老师也是这样,其实他们也很想把所有人教好,但无奈教材比较坑,而且多数学生也只是想混到毕业,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大概很难有动力去做好这些事。

于是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只能自己坑,自己去寻找好的书,好的课程。于我而言,我现在就读的学校课业压力应该是算小的,这就给了我足够多的自学时间来填上自己挖的坑。

躺在治疗颈椎病/腰椎病的病床上,想起来那个遥远的、在志愿书上写下了Computer Science/桥梁工程的那个下午的我,真想一大耳巴子扇过去><

当然,上面治疗颈椎病/腰椎病可能在多年以后会是真的,想起来那个遥远的夏日的自己也是真的,不过最后一句大概就只是玩笑话了。

The midsummer

尽管不情愿,但,暑假还是快结束了。大半个月的夏时光就从指缝间、代码间溜走了。

重庆的夏天还是如过去一样,酷热、又多变。早上还是晴空当头,下午就可以如倾如泄,伴随着惊雷与闪电,就连风也不甘示弱,还顺带收集了不少人家阳台上的物件。

而夜晚,多是宁静的,是放松的时间,或开着空调,或吹着风扇,躺在床上发呆,思考,抑或与周公相见。透过卧室的窗户,偶尔可以看到星星,不禁想起:

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再见,重庆ヾ(@⌒ー⌒@)ノ

Continue reading The midsummer